兵企互联户外用品
新闻详情

第七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来源:班长讲故事作者:王祚网址:http://www.zyxdjlwhcb.com浏览数:421363 

李勇苦着脸听着,大粒的泪珠滚出眼眶,他简直想象一头受伤的野兽一样对着原野大声嚎叫,发泄被歌声唤起的痛苦情感。自从生活把他逼到绝路,前途没了指望,在街头鬼混之后,他自认为被困苦和绝境磨砺成了铁石心肠。谁能想到,一个柔顺的姑娘自编的歌曲却怎能拨动他的心弦呢?真是一种微妙的怪物。

两个人相对无言爽快的流了一会儿泪,李勇用大手抹了一把脸,带着哭喧哄开了晶晶,“都怪我,惹得你伤心落泪,别哭了,我还得谢谢你呢!”说话间他拿了一个凳子,伸出黑手就去摘墙上的那个夜明的像章,晶晶惊呆了,说不出话来。偏偏这个时候李排长跑了进来,“你们胆子不小哇!唱完黄色小调还不过瘾,又干这反动勾当。”他正申请入党,能抓住两个黑帮子女的罪行是再好不过的要求进步的表现了。他伸腿给了晶晶一脚,又快步跑上前拉住了李勇那只拿着像章的黑手。正要抡拳头被李勇就势来了个大背跨,结实的砸在了水泥地上。接着动着两只铁柱般的胳膊李勇把他给扔出了门外。

夜黑沉沉的,李勇象发怒的狮子,绷紧全身的肌肉准备打斗。李排长从冻土上爬起来,转回身张嘴嚷道:“你真打人哪,我倒不信邪,你再打我试试,你个狗崽子,你们两破坏表忠心,反革命!哎呦。”李勇抡起手给他一个嘴巴,紧接着抬腿把他又踢了出去。“好,打得好,嘿呀,你个狗崽子太狂妄了,我倒真想不到你敢动手......”李排长就势滚着挣扎着爬起来,“咱们走着瞧,嘿呀,我看你兔崽子还能神气多会儿”他边回头便跑了起来。少许的沉寂过后,紧急集合的哨声响了。

晶晶害怕的凑在李勇身边,紧紧的抓住他的手,“你闯祸了,小李,闯祸了,怎么办呐,怎么办啊,他们会说咱们是反革命啊。”“告密,这招厉害,别怕,事到如今,怕也没用,我全认了,没你的事儿,有我呢晶晶,”李勇的黑眼睛闪着火星,里面感情复杂,有疼爱又有同情,更多的是无可抑制的愤怒。人生能有多少令人心碎的遭遇呀,尝到失望还不是最悲惨的,还有凌辱和被出卖去换取进步。李勇的心思更加坚定,他不能让姑娘受委屈,李勇心里向领袖保证着,我是热爱才拿像章的,并不是要破坏表忠心,李排长是胡说八道。

当天晚上,在大喇叭的吼叫声中李勇被当做xxx给批斗了一通,罪名是那枚夜光的像章。“xx斗争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黑帮子女最反对向领袖表忠心,这就是xx斗争的动向。”李排长慷慨激昂地总结了这次xxx事件,上升到理论高级总结着,整整一夜没让李勇睡觉,他被捆着跪在领袖的象前请罪。整整一夜,晶晶也没睡着,她揪心的为李勇哭着,小李没反领袖呀,他是为我......直到天亮她才陷入了朦胧中,暂时把难挨的痛苦和自己那颗要碎的心分开了。

第二天,李勇被撤销了伙夫的职务,怕他搞阶级报复向碗里下毒药,伙房不能留这种xxx分子。晶晶也被剥夺了和女排一起劳动的权力,他们两被贬到了冬季挖渠爆破组。

水利建设是农场冬季的主要农活,而爆破点火又是最危险的。半年前一个曾在什么学说当过副教授的x派,点火时被导火索喷出的火星点燃了胸前衣兜里的排雷管,轰然一声就丢了命。

自那以后,点火组的成员都是该怨罚的坏人。李勇和晶晶就这样被命运撮合到了一起。冤家路窄,偏偏那个刚刚突击入党的李排长管他们。不怕县官,就怕现管,姑娘被命令和李勇一起点火放炮,她胆小但心细。每次点完火都要守在小伙子身边等他一起跑出爆破区,仿佛这是李勇的生命守护神一样。

东北的冬天漫长而寒冷,冰冻三尺是指的这里的大地。那冻土坚硬到如此程度,只要拳头大小的土块让炸药炸飞到牛头上就可以要了它的命。李勇很清楚这一点,头一个月的爆破,农场的一头黄奶牛就一声不吭地被飞起的一块冻土疙瘩打倒在了渠边。

就为这,他写了三分检查,每次请罪都要超度亡牛的灵魂。“只有老天爷知道,我才不是故意破坏生产呢!说不定那天我也会挨它一下,恐怕还没这头母牛招人心疼呢,他奶奶的!”李勇在心里嘀咕着。

不过爆破也有它的乐趣,看着冻土块像天女散花般飞向天空也让人心里充满快意。最让人讨厌的是遇到哑炮,有一天点完火后,他卧在晶晶身边正琢磨着晚上请罪的念头,想着晚上汇报的措辞,没留意到底响了几炮,李排长向他瞟了一眼,冲着晶晶吼了起来,“楞个屁神,没听见少响了两声,看看去!”

晶晶很瞧不起这位靠告密和打小报告入党的排长。他曾经追求过晶晶,告诉她要想彻底和工农结合就要和她结婚,李排长故意和农村里有了孩子的那个老婆离婚,照顾她这种忠字化的具体表现。晶晶明确地拒绝了,她已经把心许给了李勇,她也知道,就是这个李排长不止一次地和要办病退的姑娘睡过觉,完了事儿就做个品行优良的鉴定,让人家回城。也不止一次的收下男知情的东西,作为办手续的买路钱。“喝知青血的!你别吼,人家自己会干。”姑娘喊道。“嗬,晶晶,你心里想啥别当我不知道,勾搭你的小偷去吧!”李排长白着眼说:“你也别装正经,该干活儿你还得干,排哑炮吧,大伙儿还等着干活儿呢!”姑娘涨红了脸向爆破区跑去,李勇瞪着眼冲着李排长骂道:“好你个兔崽子,老子就这麽个地方算是顺心的了,要是出了事儿,我跟你没完!”他嘿了一声,顾不得理会李排长抬腿向晶晶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