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企互联户外用品
新闻详情

第六章:情窦初开

来源:班长讲故事作者:王祚网址:http://www.zyxdjlwhcb.com浏览数:522381 

亦凡也感觉到还有一个人被歌声吸引过。那天傍晚,从宿舍透出的微弱的灯光还能看到他听着听着用手去擦拭不住往下淌的热泪,他就是李勇。亦凡发现他是个体态粗莽,却心底善良的人。这个像座黑铁塔似的汉子,却被一个柔弱的姑娘的歌声招惹的泪流满面,你说怪不怪?

李勇对待晶晶是和别的姑娘不一样。每当看到姑娘在干什么力不从心的活儿他都默默地帮一把劲,两个人都是有创伤又受人歧视的人,谁也不惧惑谁的目光,他们可以长久地用眼睛说话,李勇自己也发现他在送水送饭的时候他的目光愿意长时间停留在这个俊美的姑娘身上,姑娘也爱抬起眼来打量这个此刻目光柔和的青年,虽然李勇的身份对于任何一位姑娘来说都是相当危险的。

渴望了解的男女总是有办法知道对方的身世的,不久他们熟识了。亦凡也和晶晶很熟,他爸爸当做走资派斗死后,小伙伴们都离开了他,他只能寻找晶晶这样的大朋友。他清楚地记得伶俐的晶晶姐曾为总是得不到一枚小小的毛主席像章,向许多人胸前投去的那种渴望羡慕的眼光,有一次他接触到了晶晶那双充满希望与痛苦的黑眼睛,她没说话,亦凡却下意识地把胸前的像章取了下来,那是她用爸爸的猎枪好不容易换来的,他用双手捧着放在了她手里。

立即,有一股强烈的电流传遍了全身,晶晶激动地手都颤抖了,泪水滴答滴答的淌过面庞。亦凡心里那丝做了件好事的甜蜜快意,给吓得无影无踪。那时他还小,体会不到黑帮子女那种热爱领袖的权力都被剥夺的孤苦心境。只以为这种方式得罪了她,急忙走开了。不巧在墙拐角撞到了李勇,他面部扭曲,显出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一只手似乎在那打过,淌着鲜血,脸上也挂着泪。亦凡一低头躲开了他,边回头张望边跑着,谁也不愿在暗处碰到这个愣头愣脑的老杆。何况亦凡的举动也触到了隐痛呢!真是两个怪人,干嘛连伤心也在一起呀......

农场是生产单位,也是组织青年学习的场所,这个社会的微小结构也服从被震动的大厦一起晃动。当时流行的“活学活用,立竿见影”全国学习热在这里也正掀起浪潮。天天读,早请示,晚汇报是神圣的任何事情都不得干扰的法定时间,“一天不读问题多,两天不读走下坡,三天不读没法活。”即使在顽皮而又落后的青年,临到这庄严的时刻也要按即定的数目挥动红宝书,高举过头虔诚地喊:“万寿无疆,万寿无疆......身体健康,身体健康。”李勇和晶晶这样的青年还要额外加上一个节目:向领袖请罪。无论是界江那边俄罗斯的乡村教堂传来悠悠的召唤信教者去做弥撒的清晨,还是在世界的另一端的焕礼者在暮色的钟鸣中呼喊人们去进行晚祈祷的时刻。她们俩都要一同低头站在连部的小会议室里,口齿不清的忏悔自己的出生,诅咒自己父母的婚姻,虽然最伟大的天才也无法阻挡自己父母为某种原因结为夫妇。他们还是用一种复杂的感情小心翼翼的念着标准的请罪词:“我是人民的罪人,我向伟大的领袖xxx请罪”向某xx请罪......我有罪,我至今没和父母的xx罪行划清界限,没能正确对待群众运动......”嗡嗡的声音要持续半个小时。

他们僵直的瞪着一双含满泪珠的眼睛,怀着被改造的渴望,深情的看着墙中央领袖的画像周围密密麻麻的用几十个美术体的忠字贴满的地方。在灯光照身下反射着红光的地方用特号的像章在镜框上摆了一个忠字。每次晶晶都多向哪里望两眼,亦凡送她的像章被班长没收了,她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热爱领袖的纯真感情。这一切都逃不过有心的李勇那双灵巧的眼睛。

这一天,当例行的仪式结束时,李勇首先打破了往常的沉寂,“哎,”当他接触到晶晶那悲伤,呆滞而又善良的目光时,胆子大了,伸出了粗壮的布满煤沫的手,“给你的。”“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像章?”晶晶不知是高兴还是害怕,手有些抖,但是她还是像被什么吸引着向那双手伸去,勇敢的攥紧了微热的像章。“太好了,这是真的吗?”“嗯,可是偷来的。”那只白皙的手一哆嗦,“管他娘的,他们也是白来的,只要你喜欢我给你找更好的,你看那个忠字上的多大呀,还是透明的呢。你想要我给你摘!”“别,小李你敢摘星星都行,可别摘它......”李勇苦笑了一下把一枚赞新的大像章别在了晶晶的胸前,“我真喜欢听你的歌,我没别的要求,小声唱一个吧!你听他们,”他回头向窗外一摆,随着风声传来了节奏很强的语录歌声,那边正热火朝天的拉着歌。

姑娘那双黑眼睛里闪着同情的光,她不自然的低下头,神情有些羞涩的点头同意了。攥紧的像章是她连做梦都梦想得到的最好的礼物,这不是什么过分的表示。李勇想听姑娘的歌是他做梦都想的事,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在我们社会主义的大地上按照自己的爱好唱一支歌,唱一支心里的歌是多麽自然的人的权利啊,可是在一九六九年,这种自然感情的流露有比偷盗罪还要大的罪过。自由爱好应当是腐朽的资产阶级的专利权。幼稚的青年啊,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唱呢?你们为什么要做流露感情好事儿呢?不是有样板戏么,不是有语录歌么?

晶晶拗不过小伙子恳切的目光,她也不愿让这个孤苦的青年在自己的身上失望,她紧张的望了一下窗外的茫茫黑夜,说:“你看着窗外边,叫人听到了可不得了哇,真的,你可得听着点外边的动静!”“晶晶我向领袖保证一边听一边注意外边,你甭怕,有我呢!”李勇鼓励的盼望着,眼里透着轻易不漏的感情的神采。晶晶清了清嗓子,又叮嘱了李勇一遍,别只顾听歌看着点外边,就唱了起来:“我把青春放在了时代的车轮上,不只是我啊,还有多少同代的青年。走哇,你将走向哪里?悄悄地走啊!,悄悄地走,青春的热血冲洗着铁的轮轴,青春的热血冲洗着铁的轮轴。”姑娘深沉的唱着,歌声转成了近似呻吟的调子,“啊!铁轮啊铁轮,滚呀,你飞快地滚。碾碎了泥土的青春,铁轮你要轻轻的移,轻轻的移,在重压下泥土也会哭泣,泥土也要叹息,也要叹息......”歌声低沉压抑,也许是唱出了真实的感情,晶晶不自禁的抽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