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企互联户外用品
新闻详情

第一章:触景生情遇故人

来源:班长讲故事作者:王祚网址:http://www.zyxdjlwhcb.com浏览数:53351 

美术馆明亮的展览厅里,在明媚的光线下,亦凡在人群中专注的欣赏着一幅幅意境清彩的摄制作品,他随着展肩擦踵的人流走动。啊!真美!就像把我卷入了包罗万象的大自然,这秀丽的山川,奔腾自天而降的江河,恬静的森林,一望无际的草原,亦凡为作者精巧的构思从心里赞叹着。瞧,这一幅!他的眼睛被一幅题为搏斗的彩色照片吸引了。

画面上滚滚奔卷的海浪托起了一艘木船,上面的人奋力击打海水与风浪,或许更准确的说是与自身的命运搏斗着......亦凡惊呆了,作品深远含蓄的意境所传递的美的信息通过视觉触动了他心灵的记忆细胞。随着那水浪的喧哗,不知怎的,亦凡的眼前这精湛的艺术品影象渐渐,渐渐地模糊起来,却交替出现一片长满芦苇的湖畔和儿时放学后偷着钓鱼的一条很深的行船道、它叫鲫鱼沟、听说这里淹死过人,常有冤死鬼在芦苇中出没,孩子们从不敢独自来这里玩。反复出现的另一个地方就是沿着湖边向家走去的途中靠着一座长满树木的小土山下那个养鸭场、这是灰砖瓦砌的几排平房,低矮的房子敞着极大的窗户,为的是能够让新鲜的空气能在鸭舍中流通,由于施工的急促,掺差不齐的砖碴间还能看到无数条透亮的光线、潮湿的地上铺满的稻草,里面充斥着浓重的鸭粪味。小时候,每次淘完气从湖边和小伙伴们跑着回家路过这里,我总是暗暗羡慕鸭子的自由自在,它们不用怕老师,也不用看父母的眼色行事,更重要的是六九年以后我上中学的时候,这里的鸭子们搬家了,却住进了人家。靠路旁的这边小小的鸭房里有一年住进了一对新婚青年,可是他们的结合似乎没有那种喜庆的味道,或许是受够苦难的青年,永远不该有称为幸福的东西吧!反正我当时是不懂得,明明是夫妻嘛!却常常吵闹不休。使我们这般大小的孩子很好奇,可究竟弄不清楚是什么促使他俩这样吵闹,听大人讲的古老传说,中国在古代的时候就有天仙配,牛郎织女,记得小时候听到他们那种不顾天河阻拦,不惧怕玉皇大帝的威严的故事情节,小伙伴们都曾睁着亮晶晶的眼睛,仰望着繁星密布的银河,为他们的遭遇惋惜过。恨不得变作一只只翱翔宇宙的喜鹊给他们搭起一座永通银河的幸福桥呢!听大人说,解放以后是不会听到这种悲惨的故事了,可这一家,我却听到过多次女人的谩骂,男人沉重的殴打声,以及摔打器具后暂时的沉寂,可是女人除了压抑的抽泣,却没有一次象农场的妇女一样发泼呼救和嚎叫。多怪的事情啊!在和谐社会的中国,却有思想和行动这般古怪而可怕的青年。当然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开阔,我才习以为常了,青年中这种情况太多了。何止是在家庭呢!他们有多少人的心灵受到了蹂躏,多少人象孙悟空般翻着跟头的政治斗争夺取了热情和信念简直是无法计量的。以后我知道了这对年轻夫妇是那种毫无私心的响应号召的投身到震撼世界的文化大革命中的青年,甚至当人们高举红宝书,把他们的父母押送到黑格楼后毫无消息时,两个人也是拥护的。是的,即使遭遇相同,也并不会像书里写的那样一个模式的走向个人的生活道路。社会,我们这个博大的社会,给青年们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把他们造就成各种模样..........亦凡有些奇怪自己在这填装着美好艺术作品的宫殿里却想起了这些纷乱没有头绪的事情,于是眨眨眼睛,赶走了阴影和那个沉闷的声音,定眼又看了一会儿照片,低头向旁边的月亮门走去。他想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在挂满祖国景色的摄影作品中抒发和作者一样的热爱大好河山的感情。

月亮门旁坐着一位眉目清秀的姑娘,过往的参观者在亦凡的眼前一闪一闪的移动着,她是那样的眼熟,亦凡拼命想看清楚,可人太多了,没办法,亦凡挤开人群走了过去,“你是莹......莹....”他不敢冒失,含糊地打问着。姑娘和气的盯着亦凡,继而站了起来,“亦凡是你呀!”从农场来出差?”她那深沉,明亮的嗓子用更多的语言和我说着话,她是一位聪明活泼而又不爱说话的姑娘。“是我,我爸爸给昭雪了,我又用原来的名字了,亦凡,是亦凡,”亦凡解释道:“你真像你姐”莹莹眼里闪过一丝暗影,亦凡急忙说:“看我这张嘴,专往人家伤口上溅,莹莹那个传说太让人难忘了,他们再多坚持两年就能尝到幸福了。”亦凡同情地说。莹莹 不自然的点点头,躲开他的眼光说:“是啊!谁家摊上这样的事儿也忘不掉啊,你这个人真是的,几年碰上一回,还专拣那些扎人心的陈糠烂谷子说,说点让人心里痛快的事儿吧,”莹莹换了一种语调,“现在好了,今天展览多新颖,人们的思想也解放多了,不用像咱们那时用一颗扭曲的心来说话了,快去看吧!时间不多了,明天就闭馆。”“好,能在这里看到你,我已经相当满意了,莹莹你忙吧,等我有时间再来看你,”亦凡为自己触动了别人的心底的伤疤而内疚,急忙走开继续去看展览,虽然已经没了当初的真致,陈复礼先生尽情地描写和歌颂祖国景秀河山作品依旧是在明亮大大厅里散透着诱人的意境美的信息。但莹莹姐姐和姐夫的影子却绕着亦凡脑袋转开了,怎么也抛不开,草草过目了齐白石的作品,竟没记住作品的名字。在欣赏美好的东西的时候,想起丢失了的美好的东西,那种惆怅的感情涌上心头真不是滋味,“真算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亦凡随着人群又悄然凝神注视了一会儿莹莹,在下午四点半,没和她告别就独自离开了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