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企互联户外用品
新闻详情

第二节:初见老师严木三

来源:兵企互联班长讲故事作者:王祚网址:http://www.zyxdjlwhcb.com浏览数:523263 

五年后……

导语:

大军阀陈树藩祸国殃民,巧取豪夺,横征暴敛,苛捐杂税,层出不穷,广大人民群众嘀饥号寒,痛苦不堪,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当时流行的《灾民泪》反映了陕西人民的悲惨生活状况。这些、让年幼的习仲勋都看在眼里,习仲勋幸福祥和的童年生活将不复存在。

柴菜花躺在炕上呼吸微弱,冬英躺在柴菜花怀里吃着奶,秋英跪在柴菜花身边双手抓住柴菜花的衣襟哭喊道:“娘娘!我要吃奶!我要吃奶!

习仲勋站在地上看着母亲和妹妹,内心深处是坚强、是自立和责任,习仲勋语气生硬声调略高批评道:“秋英不许哭”

此刻,窑洞外面传来了一句问候:“菜花嫂子在家吗?”只见一位身穿花布粗衣的妇人走进窑洞,习仲勋抬头盯着妇女说:“三娘您来了”三娘看到眼前这一幕关切的问道:“哟!嫂子这是咋地啦!仲勋!你娘这是咋的啦?”

习仲勋声调微降表情坚毅的回答:“我娘病了!”

三娘双眼盯着躺在炕上有气无力的柴菜花她心如刀绞,三娘说:“仲勋、看好妹妹我去抓药”习仲勋坚定的说:“三娘我去”三娘用手抚摸着习仲勋的头说道:“这兵荒马乱的你一个孩子危险”习仲勋挺起胸膛声音高亢的说:“我是男子汉”。三娘感动的双眼盯着习仲勋说:“好娃!快去快回!路上小心!”

习仲勋离开窑洞直奔药店,三娘抱起坐在炕上的秋英搂在怀里晃悠着说:“秋英乖,三娘喂你吃奶”。

习仲勋赶往乡镇途中,沿途的骑兵横冲直闯,强抢民女,无恶不作,习仲勋亲眼目睹了军阀陈树藩部匪军的种种暴行。经过强取豪夺的洗礼,镇上除了大头兵几乎已经看不到行人了,店铺不敢开张,街道显得冷清,习仲勋走到富平大药房门前,只见药房大门紧闭,习仲勋敲门伸出右手敲门“有人吗?”。敲了半晌,没有人开门,习仲勋继续敲,终于掌柜的将头伸出门缝露出半个脑袋,朝四周探了探,掌柜的盯着长得白白净净的习仲勋问道:“你这妮子!啥事?”习仲勋听说掌柜的说自己是女娃于是反驳道:“我不是妮子!我是男娃,我娘病了我要抓药”掌柜的说:“去去去!督军说了这药不卖穷人”。

习仲勋恳求说:“伯伯!您行行好!救救我娘吧!”掌柜的回答:“看你这娃,要是让督军知道我卖药给你,那我们全家的性命可就全搭上了,你再到别处看看吧!”掌柜的伸手要关门,习仲勋斩钉截铁的说:“等等!我给你钱”。掌柜的阴阳怪气的说:“这年头,要命不要钱,赶紧走”。习仲勋态度强硬的说:“我告诉你今天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掌柜的长吸一口气说:“嘿!你这娃!我不跟你犟”掌柜的再次准备关门,习仲勋眼珠子一转,灵机一动说:“我现在就去告诉督军,小孩子的话督军一定会信的到时候你就等着蹲大狱吧!”掌柜的听说习仲勋要去督军哪里告他的状只好妥协道:“等等!我卖我卖!”。

习仲勋手里拎着草药包走进窑洞,此刻母亲和两个妹妹都睡了,习仲勋对三娘说:“三娘我把药抓回来了”三娘将怀里熟睡的秋英放在炕上对习仲勋说:“仲勋三娘帮你煎药”习仲勋婉言拒绝道:“谢谢三娘,我能行,您回家照顾哥哥吧!”三娘说:“好吧!有什么事儿来家里叫我”习仲勋说:“知道啦!三娘慢走”三娘转身离开窑洞。

窑洞内烟雾缭绕,习仲勋正在给母亲柴菜花煎药,柴菜花躺在炕上咳嗽不止,习仲勋端着煎好的药凑到母亲跟前说:“娘!我喂您喝药”柴菜花上气不接下气将身体靠在被子上接过药碗说:“好儿子!”习仲勋对母亲说:“娘!您放心!我是男子汉”柴菜花为自己拥有一个坚强,独立、孝顺的儿子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于是她再次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在习仲勋的精心照料下母亲的病情有所好转。

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照耀着习家庄,秋蝉在耳旁鸣叫,习仲勋和好友周冬至等一帮小伙伴们在涝池里耍水玩,小伙伴们嘴里唱着灾民泪“心似滚油煎,炮火更连天,既无柴又无米,实在真可怜!还有那开花弹,城里天天见,倘若是遇着了,一命丧黄泉”

此刻,习家村地主家的儿子二狗子领着一个跟班小五子怒气冲冲朝涝池走来,二狗子站在涝池边上指手画脚地叫骂:“停停!谁让你们在这里玩的?告诉你们这涝池是我家的,只有我才是这涝池的主人”。小五子躲在二狗子身后高喊:“对!你们凭什么呆在里边,赶紧滚!”习仲勋不惧反驳回击道:“谁说这涝池是你家的,这涝池是习家庄全体村民的,习家庄全体村民才是这个涝池的真正主人”周冬至和其他小伙伴异口同声的呼应道:“对对对!仲勋说的没错”小五子用手指头指着二狗子保持声调问道:“知道他爹是谁吗?”习仲勋回答:“知道!不就是咱村里的恶霸地主吗?”小五子依旧保持声调说:“知道还赖在这干嘛呀!”习仲勋反驳道:“小五子!你难道忘了吗?去年二狗子他爹是怎么欺负你娘的你难道忘了吗?”小五子听了习仲勋的话缩着脑袋躲在二狗子身后不敢露面”二狗子自以为是的反驳道:“那不叫欺负那叫肥水不流外人田,那是他娘自愿的,小五子、告诉他们、说你娘是自愿的”二狗子转身面对小五子,一向懦弱的小五子面对辱母言论他瞬间爆发了,于是他伸出双手掐住二狗子的脖子吼道:“我不许你侮辱我娘、我不许你说我娘”面对小五子的性情突变,二狗子并没有被吓到,而是喘着粗气恐吓道:“小五子、你想造反吗?”

面对恐吓小五子终将松开手,屈服了。习仲勋见状继续做小五子的工作:“小五子你应该和人民站在一起,他是地主是我们的敌人,打倒地主!”小五子面对习仲勋的劝阻无动于衷。于是,习仲勋和小伙伴们抓起涝池里的淤泥扔向二狗子,二狗子满身泥巴叫喊着:“你们竟敢打我,我回去告诉我爹”习仲勋发出号召令:“二狗子不是说这涝池是他家的吗?我们现在还给他”说罢,小伙伴们一拥而上抬起二狗子扔进涝池里,转身跑掉了、二狗子躺在涝池里成了泥人。

早晨的阳光照耀着美丽的习家庄,习宗德,柴菜花,习宗仁、三娘领着习仲勋在土豆地里除草,隔壁就是小麦地。习仲勋穿梭在几位长辈之间。习仲勋问道:“爹!为什么土豆要除草呀?”习宗德回答:“因为草会吸收土豆养分,除草后土豆就可以自由的生长”

习仲勋:“恩!我知道了!就是说,我们是土豆,军阀陈树藩是杂草,只有将这颗杂草除去我们才会生活的自由对吗?”

习仲勋语出惊人,在场的长辈们对他刮目相看,习宗德劝阻道:“仲勋、这话可不能乱说”柴菜花用慈祥的双眼盯着习仲勋说:“仲勋说得对,除掉陈树藩是迟早的事”习宗仁接着说:“嫂子说的有道理”习仲勋的三娘接道:“支持嫂子!仲勋来!让三娘亲一口”习仲勋扑到三娘怀里,三娘扔掉锄头抱起习仲勋美美的在脸上亲了一口放下继续除草。

太阳火辣辣的照在庄稼地里,除掉的杂草立即脱水枯竭,三娘的额头有了汗珠,习仲勋跑到水罐子跟前倒了一碗水递给三娘喝,

习仲勋:“三娘:喝水”三娘放下锄头接过水碗喝了一口称赞道:“二哥二嫂,您看多孝顺的孩子,咱们仲勋将来长大后一定会有出息的”。柴菜花边除草边回头盯着习仲勋说:反“正比他爹有出息”。习宗德边除草边反驳道:“你这婆姨,仲勋是你娃也是我娃,俗话说得好黄河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嘛!”习仲勋说道:“我要像大伯一样当大官”。柴菜花笑着说:“好!像你大伯当大官,骑大马,给咱老习家光宗耀祖”。

柴菜花话音刚落,老师严木三穿着长袍留着辫子来到了田间地头,严木三说:“习大哥!”

习宗德停下手中的锄头回答道:“呦!严先生您怎么跑到庄稼地里来了,这可不是您来的地方啊?”严木三说:“还不是为了你家仲勋上学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仲勋这娃机灵,好学”习宗德推辞道:“这娃还小……”柴菜花手里拄着锄头走上前说:“先生我家仲勋真的能上?”就在此时,只见习仲勋端来一碗水递给严木三说:“先生请喝水”严木三接过水碗称赞道:“你们看,这么聪明的娃!肯定能上”习仲勋听到严木三的话说道:“爹!娘!我要读书”严木三喝完水端着水碗说:“看见了没?娃想上”。

习宗德见状说:“好!我们听先生的”。